cov_文學台灣_094  文學台灣 Literary Taiwan
第89期 2015 夏季號

編後記
誰主當今臺灣的文學?◎彭瑞金
  有位年逾八十的臺灣文學界前輩,不只一次向我提到他對臺灣文學前景的憂心,放眼臺灣文學未來十年、二十年來,誰主風流?似乎一片渺茫。我雖然無法直接舉出具體的例證回應老前輩的疑慮,但生年未滿百,何懷千歲憂?船到橋頭自然直。做為自許的臺灣文學人,做自己想做、能做、該做的文學事工之後,其他的、大可放手交給未來。不過,做了一輩子臺灣文學人,如果說對臺灣文學的明日沒有期許、沒有盼望,也是欺心之言。
  為《文學臺灣》領航二十多年的 明兄,前年發起興建「文學臺灣館」,初心不外是為臺灣文學另闢一個據點,另闢一個基地。出錢出力,也不過是要為自己奉獻過的臺灣文學,留下更有紮實、穩健的基礎。不意,這樣存心圖利臺灣文學美意善意, 遭到一波三折。我感覺到他已有很深重的挫折感。我和他「聊」到《文學臺灣》雜誌的未來時,他也第一次提到:或許到滿一百期時,是告一個階段的時候。讓我感覺到他也有前述「前輩」的茫然。
  回首《文學臺灣》路,可能要從一九八一籌備《文學界》開始,三十多年來,不算短的路,足足可以翻轉一個又一個的文學世代。雖然我們都能堅定地朝自己預設的大方向前進,但也有不少事非始料所及。這麼多年來,我們除了持續有恆地出刊雜誌,也做了超越辦雜誌不下好幾倍的文學事。其實,大原則、大方向只有一個,推動臺灣文學向前行。如果說我們萌生退意,唯一的原因是我們都年事已長,希望繼起的一代能以更健壯、強大的力量,推展臺灣文學更快速地滾動。
  一九九一年《文學臺灣》創辦時,我承諾負責編務,內心曾經自許以十年的時光回饋臺灣文學,豈料不知不覺已經超過一倍有餘。也和《文學臺灣》超過創辦「雜誌」的預期一樣,我在這裡學到、得到的也遠遠超過一個文學雜誌的編輯人所能得到、學到的。也因此,我始終相信,只要「臺灣文學」存在的一天,就會有繼起的一代,把這支旗子揮舞下去。也許那不是在《文學界》、《文學臺灣》的地基上建築的旗台或文學殿堂。今年九十五歲的鍾逸人老先生仍然健筆揮舞,九十一歲的鍾肇政、鍾老也告訴我說,他還想寫。我都告訴他們「就隨心所欲地寫吧!」固然他們都是不是人人所能及的國之珍寶,但是當他們都還在寫、還想寫的時候,晚生後輩豈能以回首茫然放過自己?我相信兩位文學大老的堅守岡位,所圖己非個人文學成就,只是要給晚生後輩立個臺灣文學人的範式而已。
  在我年輕的時候,鍾老對我是有過期許的,他非常積極地為我建立文學的網路,指導我讀哪些作品,催促我寫。葉老對我只有「身教」,從不鼓勵我「搞」文學。可能是和葉老深知文學路辛苦,文學讓他吃了人生的虧有關吧!不過,我從葉老身上學到的一點也不少。我相信像我一樣、或深或淺受到鍾、葉二老啟迪、影響的、走臺灣文學路的臺灣文學人一定不在少數,甚至可以說,也因為有鍾、葉一代的許多臺灣文學先行者的「定錨」,才開啟了一個臺灣文學的世代,以及其後的文學世代的延續。也許因為我自身的經驗吧!我並不十分憂心文學世代的延續,做為自視、他視都是應該交棒的一代,大可想想前輩們的風範。文學志業沒有所謂登峰造極,只要能寫、能做的,都是該寫、該做,也沒有理由不繼續寫、繼續做。然而文學並不等同於政治,沒有接不接班的問題。我甚至認為,下一代的人在權利決定他們的世代要不要文學,如果他們選擇一個不要也沒有文學的世代;雖然在我們這一代看起來,可能認為是一個極為愚蠢、不可想像的抉擇,但仍然也應予尊重。
  我想奉勸和我一樣的文學老人們,在我們還有事想做、還有能力做事的時候,忘了老之已至,就盡量做自己要做、能做的文學事吧!我知道,的確還有一些文學老人仍然保有他的一代文學世代主人的餘暉,但這並不表示他有決定文學傳承的主導權。文學和政治最大的不同在於文學無法成為個人資產傳給下一代、由指定的人繼承。最近有所謂政二代接班的問題,政治人物累積的政治資產卻可以轉移及繼承。我在做政治人物議題的田野調查時,發現有些政治人物的「餘蔭」的確可以繞樑三代而不絕。沒有自己的文學本事,想要打著文學家父親、祖父的名號行走江湖,肯定寸步難行。
  因此,我相當放心地認為,文學只要問「誰主當今」不必去問「誰主未來?」鑑諸過去的臺灣文學史,從來沒有誰是誰的傳人的說法,更殘忍的說,某某的文學傳與不傳,也不是某某可以操縱,不像政治可以做手腳。常讀臺灣文學史,令我深有感觸的是,不少文學前輩對後進、後學的提攜是完全無私、無我的,絕不是為了找傳人,如果說他們對所提攜的後進有所期許,也是著眼於整體臺灣文學的前程、未來,期望有更多、更優秀的人才加入臺灣文學的行列。誰主當今文壇,有志者是,有為者是。同理,誰主明日文壇,也是有志者是,有為者是。文學的天空、世代絕對開闊、絕對自由的。

本期目錄:
封面介紹蘇連陣介紹/蘇連陣
隨筆:
再看萬仁的《超級大國民》/鄭烱明

在日本看台灣電影kano/張秀民
書序
序奧斯定《直銷臺獨》/彭瑞金
─當喚醒臺灣族魂的鬧鈴再度響起
文學短論
徘徊花間攬住時光/莫渝
─讀川詩集《凝望時光》
神秘褪盡之後的傳奇/彭瑞金─試解〈土牛溝埔的傳奇時光〉
基調、轉換和日常的超越/陳明台─閱讀鄭烱明詩集《凝視》

二月/江自得

家族相簿及其他/鄭烱明
高空鋼索表演者/岩上
落葉/趙天儀
秋光安魂曲/莫渝─送史家張炎憲(1947~2014)先生遠行
凃妙心/林梵─懷念傳道法師
花海三相/林豐明
霧迷森鐵/陳明克
她正年輕/蔡榮勇
鄉村(外一首)/汪啟疆
不能搜的秘密/紀小樣
短詩十二/廖永來
黑色的椅子/凃妙沂
詩兩首/顏雪花
在她們的口舌尖端/李敏勇譯─以色列不同語言的女性詩聲音
星野富弘詩選/楊超然譯
世紀日本傑出現代詩人選/陳明台譯─吉田一穗的「海之聖母」短詩抄
米爾頓‧艾孔詩選/顏雪花譯
散文
半世紀的知己/林慶宏
─敬悼林莊生博士
一份執著的感情/何守真─懷念蕭泰然老師
我的半個模特兒學生/翠屏
小說
土牛溝埔的傳奇時光/牛蹲

情世界─回到未來/李喬
霧的三原色/謝里法
評論
試論呂赫若作品譯本問題/杉森藍

文學瞭望故鄉之愛的詩情,國家之夢的詩想/李敏勇─《故鄉的太陽花》推薦序
編後語:
誰主當今臺灣的文學?/彭瑞金

創作者介紹

文學台灣

文學台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