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台灣 Literary Taiwan 第96期 2015 冬季號

2015臺南福爾摩莎國際詩歌節
世界詩人運動組織(Movimiento poetas del Mundo 簡稱PPdM),總部設在智利首都聖地牙哥,創辦人為現任秘書長、智利籍的詩人Luis Arias Manzo,現有會員逾八千名,遍佈全世界,每年定期或不定期在世界各地舉辦活動。
台灣詩人在李魁賢先生的率領下,於二○一四年,二度參與PPdM在中南美洲的國際詩會活動;四月在古巴的第三屆「島國詩篇」詩歌節、十月在智利的第十屆「循詩人軌跡」詩會,不但獲得難得的交流經驗,更與國際詩人發展良好的友誼,因而爭取在臺南主辦九月一日至九日的「2015臺南福爾摩莎國際詩歌節」,與國人分享文學的悸動。
此次詩歌節,除台灣約五十位詩人參與外,計有智利、阿根廷、哥倫比亞、薩爾瓦多、印度、牙買加、日本、墨西哥、新加坡、香港、美國等11國14人參加,深獲好評。(圖/鄭烱明)


‧臺南國際詩歌節策劃人李魁賢致詞。


‧李魁賢與曼左(Manzo)在臺南葉石濤紀念舘前植樹,與國內外詩人合影。


‧左起:林盛彬、張芳慈、許達然伉儷,鄭烱明、Luis Arias Manzo、方耀乾、李魁賢、蔡榮勇、趙天儀、李昌憲。

俄羅斯人文之旅 ◎鄭烱明
  數年前,即有前往俄羅斯一遊之意,但都未成。今年中,因基金會董事林武煒醫師的提議,終於成行。此次「俄羅斯人文之旅」成員包括基金會董事:鄭烱明夫婦、林武煒夫婦、李敏勇夫婦、劉秋雄夫婦;王吉松醫師夫婦,來自美國的林武煒醫師好友Roger Hsu夫婦與親友數人,自九月三日至十四日,合計十二天,搭乘大韓航空,經首爾仁川機場,由聖彼得堡入,莫斯科出。
  九月四日,聖彼得堡的天氣沒有想像中寒冷,大約十二度左右。上午搭船遊涅瓦河,欣賞水都風情,後參觀喀山大教堂、俄羅斯美術館,中午在以杜斯妥也夫斯基名著《白痴》為名的餐廳用餐,之後至普希金常去的咖啡館享用下午茶。九月五日,參觀有著耀眼的黃金雕像噴泉的彼得一世夏宮和金碧輝煌的凱薩琳宮,皇宮內的琥珀廳令人驚艷。九月六日,參觀冬宮,它是世界四大博物館之一,收藏的藝術品約有三百萬件,包括達文西的〈柏諾瓦的聖母〉、〈哺乳聖母〉、林布蘭特和提香的名畫。下午,參觀彼得保羅要塞、聖彼得與聖保羅教堂,之後,前往普希金博物館。這棟位於河畔的皇家式建築,是普希金住過的眾多房屋之一,也是他生前最後居住的地方。寬敞、雅緻的書房,令人印象深刻,時鐘的指針停在他去世的時刻:二點四十五分。之後,於尼古拉宮享用晚餐,觀賞俄羅斯的民俗表演。
  九月七日,原計劃要參觀杜斯妥也夫斯基紀念館,但因休館改去「藝術家墓園」。內有杜斯妥也夫斯基、柴可夫斯基、鮑羅定、穆索斯基及其他藝術家的墓。下午飛往莫斯科,見識了建於一九三一年有「地下博物館」之稱的莫斯科地下鐵。果然名不虛傳,每個站都有不同的命名和設計,有不少歌頌社會主義、軍人和勞工的雕塑、壁畫;有文學家命名的契訶夫站、杜斯妥也夫斯基站、馬雅可夫斯基站,也看到普希金的雕像。
  九月八日,坐三個半小時的車到蘇茲達里,沿途參觀位於賽吉耶夫的聖三一體修道院和俄羅斯娃娃工坊,團員還親手DIY手繪俄羅斯娃娃。九月九日,參觀十八世紀前俄羅斯農村生活的「木造鄉村博物館」、克里姆林要塞和艾爾菲米男子修道院。在修道院的聖壇前,三位修士竟然為我們演唱聖歌,美妙的和聲令人感動。我隨即買了一張CD做紀念。
  九月十日,約四小時的車程,抵托爾斯泰的故鄉圖拉,參觀有名的莊園和故居。托爾斯泰一八二八年出生於此地,在此度過六十年的歲月,並寫下《戰爭與和平》和《安娜‧卡列尼娜》。我們到沒有墓碑、開滿了紅白花朵的墓塚,憑弔這位偉大的文學家。下午,參觀「沙莫瓦博物館」,了解俄羅斯的飲茶文化。
  九月十一日,前往位於莫西北方八十公里的克林,參觀柴可夫斯基紀念館。後方的別墅是他最後居住的地方,他在此完成了第六號交響曲「悲愴」。下午,參觀卡洛緬斯科耶莊園,佔地三四五公頃,風景秀麗,為彼得大帝的父親所建。九月十二日,參觀紅場,中午於普希金咖啡館享用了一頓高格調的午餐。下午,到克里姆林宮,也參觀了聖母升天教堂。九月十三日,前往哥爾克村參觀「列寧故居博物館」。列寧自一九二三年五月後,即與他的妻子在此療養,隔年一月二十一日,在此逝世。博物館擺有他豐富的藏書、家俱,及他與克里姆林宮保持聯繫的專線電話。下午,結束豐富的行程前往機場搭機。
  這趟俄羅斯人文之旅,是我第一次前往年輕時代心儀的文學家、音樂家的故鄉探訪,收穫良多,也見識了俄羅斯獨特的文化。

編後記
高喊臺灣文學獨立,會引發戰爭嗎?◎彭瑞金
臺南市長賴清德表裡如一,無論在中國或在臺灣都明白說他個人主張臺灣獨立。此舉在臺南市議會遭到臺南市議會裡、不知道是哪一國人選出來的、替「中國」說話的議員質詢,說賴市長將挑起戰爭。臺灣獨立將挑起戰爭之說,是比「共匪」領導人的反分裂法更赤裸裸的恐嚇。其實,臺灣不獨立,臺南市更不可能獨立,賴市長也不可能領導臺南獨立,賴市長主張臺灣獨立,純屬個人理念的宣示,無關施政。公然附合匪主張議員的質詢,純然是表態,至於為何如此、或向誰表態,讀者可用膝蓋想。
  選情低迷到趴的「紅」性總統參選人,一再想要和蔡英文公開辯論。要內政無內政、要外交無外交,經濟、財政、教育……無半撇的、有什可辯?底牌只有一面,要逼蔡英文公開對臺獨的立場、公開表態是否承認莫須有的九二共識而已。關於是否主張臺灣獨立,已明載於民進黨章,蔡英文是黨主席,又代表黨參選總統,她個人還有什麼選擇?紅性候選人的死裡求心「計」,是選戰招術,人人都可理解,但有自封的獨派大老,也不甘「被」寂寞,一聽蔡英文以外交辭令表示要維持現狀,也抓狂發飆,參與逼宮的行列。請問不去更動民進黨的決議文,是不是維持現狀?相對於獨派大老的無識,賴清德已不是總統候選人的政治明星身份發表臺獨宣言論,是引開射向蔡英文身上的子彈的「烈士」行為。請問自命的獨派大好老,你們可以照三餐喊「我主張臺灣獨立?」如果沒有,其實現在也可以在明年的大選之前,另闢舞臺,單一表演一齣戲碼  臺灣要獨立。
  過去近二十年間,獨派大老們其實也有過「掌權」的時刻,當他們掌握大權的時候,既不尋求制定臺灣憲法,從法理上去鬥爭,爭取臺灣人民實質建立自己國家的途徑上邁進,又不肯在文化上著力、著手臺灣文化的本土化、臺灣化,二十年過去了,還停留在撈浮在鍋面浮油式的政治思維。在戒嚴時代,政治人物在選舉時就喊過去主張「民族自決」的口號,將近半世紀過去了,那麼法學界的高材生、優等生投入政治、參政,就是未能制定出一套以臺灣人民生活為主體的「規範」  臺灣憲法來,民進黨建黨都快三十年了,大老們怎麼不曾去推動這個獨立必需的根本大計?獨立真的不是嘴皮子的事,有許多實務是要從根做起。
  反課綱黑箱作業時,有人要我發表意見,我拒絕了,直覺不知從何談起。簡單比喻說,有人拿了養豬的飼料要給人吃,人不敢吃,怕吃了中毒或拉肚子時,不去討論此行為、舉措的道德問題……人該不該吃豬飼料, 在爭執飼料是通過合法的檢驗手續。易言之,只要檢驗的手續完備合法,人即可接收吃豬的飼料這件事。我知道即使解嚴之後,要那些獨派大老上街頭或站上舞臺高呼「臺灣獨立」,也是強人所難,因為都有自己的政治前途要顧,除非像史明那樣的沒有權力慾望的革命家,但是埋首潛心去制定一部臺灣憲法  等待適當時機交由臺灣人民公決,絕對不會犯忌,也絕對必要。大老之所以為大老,該做的是這些事吧!
  一九八二年春天,我發表了〈臺灣文學應以本土化為首要課題〉這篇短文時,第一時間出言恐嚇、要給我好看的不是國民黨的特務系統,而是以左派自居  戒嚴時期沒有人敢公開展示他的紅內衣,只以左翼自命  的文人「寄聲」要撻伐我,可是未見下文。可見登高呼喊「臺灣文學獨立」或「臺灣文化獨立」,即使在戒嚴時期,也是可以實踐「臺灣文學」及「臺灣文化」獨立的可行策略。
  我總是不厭其煩地拿一九二○年、陳炘發表在《臺灣青年》創刊號裡的一段話,提醒學生、暗示我接觸到的民意代表和文化官僚:「無論洋之東西,時之古今,凡有偉大之民族察其裡面,必有健全之大文學在焉,未聞有偉大之民族,而無健全之文學。」每當我讀到這一段話,我都不禁要懷疑一九七○年代提出民族自決的政治人物心中可知有文化?我相信,他們信奉的是選票,只要選票支持「自決」的夠多,過半數了,自決即可水到渠成。但證諸近半世紀之後,大老們的空洞、貧乏,我懷疑,民意到底會流向何方?
  其實文學人也沒有高聲喊口號,只是默默地在做文學的打底、築基工作,無論創作、論述、辦雜誌、編書、舉辦研討會、徵文等活動……我們都沒有呼喊臺灣文學獨立,因為我們對「獨立」二字保持虔誠的敬畏之心,絕不敢利用、操作它來達成個人或某個小團體的文學野心、謀取文學利益,因為獨立自主自尊的臺灣文學,是我們的信仰。我們深信獨立的臺灣文學不是仰仗和別的文學鬥爭而存在,臺灣文學獨立與否和其他文學無涉。易言之,臺灣人是否有其獨立自尊的文學,是取決於臺灣人是否已然建構了具備其「民族」內涵的臺灣文學,和日本文學、中國文學……之消長無關。只是由於台灣特殊的政治情勢,偽昌國家文學的「中國文學」長期霸佔、壟斷臺灣的文化、文學、教育資源,侵犯、侵佔臺灣文學,臺灣文學基於主權獨立必須挺身抗「暴」而已,包括教科書、教育政策、文化資源的支配,臺灣文學不是被小三搶去老公的怨婦,不能老是停在門口叫我是家園的主人,家園被人侵佔,光明正大地回家才是正道。

本期目錄

封面藝術家/許智育
作品名稱/野鴿子的黃昏
水彩‧紙,四開,2015年
圖片提供/許智育
扉頁題字/白 萩

文學台灣 LITERARY TAIWAN 第期 2015.10.15
文學參訪 俄羅斯人文之旅(詩五首)/鄭烱明
封面介紹 野鴿子的黃昏/許智育
文壇回顧 《現代文學》第二代三劍客/鄭恆雄
隨  筆 遊日雜感 /鍾逸人
     從「美麗島」到「沒力島」/康 原
     追求內心之好處/陳益文
書  序 晃盪在逆光中的記憶/陳明台
      ─《逆光的系譜│笠詩社與詩人論》後記
     走出一片寫意的風景/  川
      ─讀陽荷的〈芒花〉
詩  故鄉(客語詩)/曾貴海
      水蜜桃祭/利玉芳
      大鵬灣紀行/王玉梅
      武陵農場/趙天儀
      潛石詩輯之一/鄭恆雄
      美麗的人/陳銘堯
      Manzo你還是如此飢餓啊(外一首)/張芳慈
      八月狂想曲/楊超然
      我還活著/蔡榮勇
      弱勢者/陳明克
      真相(外一首)/顏雪花
      葛藤攀爬夢境(外一首)/張德本
      勳業三帖/何雨彥
      人與神(外一首)/陳秀珍
      茶山部落之歌/林明理
      在她們口舌的尖端 /李敏勇 譯
      ─以色列不同語言的女性詩聲音
     世紀日本傑出現代詩人選 /陳明台 譯
      ─川口敏男《幻花》詩抄
      星野富弘詩選/楊超然 譯
      威廉‧卡洛斯‧威廉士詩選/顏雪花 譯
散  文 草木恩情(六則)/泉 水
     晨煙/翠 屏
     抉擇/蕭 文
評  論 語言的文字迷宮/楊淇竹
      ─評鄭烱明詩集《凝視》
     監獄文學的新創發/余昭玟
      ─談岩上〈鐵窗歲月〉
     乙未年看乙未戰爭文學/彭瑞金
小  說 最後的冬天/葉宣哲
      灰色的港灣/洪素麗
      重會/鄭清文
      烏秋/真杉靜枝作‧黃玉燕譯
編  後  語 高喊臺灣文學獨立,會引發戰爭嗎?/彭瑞金




創作者介紹

文學台灣

文學台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